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绚”出美丽的那一闪──兼谈尹灵闪小说

热度220票  浏览37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3年12月28日 09:23
  “绚”出美丽的那一闪──兼谈尹灵闪小说

  文/滕敦太

  那是2021年,篇幅在600字以内的闪小说流行海内外,经过加拿大著名华文报《七天》报和著名华文作家红山玉女士的一顿操作,先后推出数十个闪小说作品专版和闪小说名家专版,并出版了《星闪瀚宇──国际中文闪小说精选》,在加拿大乃至北美,掀起了一股闪小说的热潮。本人有幸参与,结识了《七天》报社的社长尹灵女士,也走进了尹灵的闪小说。

  ──因为一个细节,记住一篇作品的核

  闪小说,还有微型小说,篇幅很短,要在有限的容量里写出无限容量的内涵和外延,一个好的故事核非常重要。故事核,俗称“点子”,可以是一篇作品的重心,也可以是作品的一个情节,甚至一个细节,虽然笔墨不多,却在整个作品中占很大的比重,让人印象深刻。尹灵老师尽管写闪小说时间不长,但她敏睿地抓住了这个点。如她的闪小说《我想带她出门去》,邻居们突然在夜里十点以后来到Mario家,带她家的狗狗出去遛遛,甚至不喜欢小狗的邻居同事也来借狗,带狗上街……Mario一开始没在意,以为邻居看她忙了主动帮她夜里遛狗;等到来借狗出去的邻居多了Mario才感到纳闷,最后才从不喜欢狗狗也来借狗的邻居同事口中得知:因为疫情重了政府实行宵禁,规定晚上10点以后没事儿不准上街,但没说不准遛狗狗。所以那些需要在夜里规定时间以外上街办事的人,只能以遛狗的方式出去。尹灵的这篇闪小说,平缓的叙述方式,熟悉的题材内容,却在不动声色中用“借狗遛狗”的小事体现了一个重大的历史瞬间,反映了疫情肆虐时候民众生活的真实一幕。

  “新冠病毒”全球肆虐时,因这种病毒而死亡的人数多达500万,很多国家的民众更是深受其害。这样的重大事件,这样的重大题材,导致这样的文学作品多如牛毛,还有多少人正在写这样的题材,所以写“新冠”疫情的作品很容易撞车,很多作家不去作这样的“无用功”,因为很难写出新意来。但尹灵却剑走偏锋,选择了在疫情严重政府宵禁的情况下市民们夜间出行的不易,以及对待生活态度这个角度,很好地留下了疫情肆虐期间的生活画面,也留下了很多值得思索的东西。可以说,作品抓到了这个“核”。

  由尹灵的《我想带她出门去》联想到闪小说的表述。因为闪小说字数限制,有些与主题相关不大的语句,虽然很好,还是会冲淡主题的核。有些人物关系和事情的发展不必重复提到,读者会明白的。而这篇《我想带她出门去》却一再重复描写,不仅没有浪费笔墨,而且很快勾起了读者的注意力,这就是故事核的力量,也是闪小说表达的一种技巧。

  ──因为一种道具,记住一个时代的痕

  一位剧作家在与我交流时,总是津津乐道他的作品是如何运用道具的,经常为在作品中使用什么道具费尽脑汁。是的,道具用好了,作品就活了,甚至神了。在我研读的尹灵闪小说中,个人印象最深的是这篇《我想带她出门去》。多年以后,肯定会有疫情方面的文学专集,肯定会在编辑疫情文学时,回忆起那个特殊的时期,一只可爱的小狗,在深更半夜,被不同的人一次次带出去,原以为是爱狗人士的爱心,实则是出行的需要,疫情背景下生活的那种无奈让人百味杂陈,作品的那种意境让人百感交集。可以说,这个道具用得非常成功!

  因为一个道具,记住了一篇作品,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如程思良的闪小说《枪口”》中的“枪口”,红墨的闪小说《圈》中的那个“圆圈”等。小说家邵宝健说过:“小说的道具可以是有形态的,也可以是无形态的,一个眼神,一支歌,一缕烟,一种香气,甚至一个喷嚏,都可以当作道具”。尹灵深谙其道,作品中注重使用道具,有的甚至一再重复。如《我想带她出门去》的小狗;如《原种》中的芯片原种,因为外国原种鸡的技术垄断,中国赖以进口的企业遭受打压,终于研发了“芯片”原种鸡,不用看人脸色了。这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了芯片技术被打压的事。《原种》中利用芯片这个道具,一下子让人记住了原种,而且作品有意留白,让人联想到一种不服输的原种。一篇作品的道具,独特的力量,深远的影响,有时是我们想像不到的。《帮我说谢谢》,也是平常的故事,也是巧用道具“雪”。一场雪,写出了人们之间的关系,写出了社会层面的生活,只要温度到了,再厚的雪也会融化。这篇闪小说轻松幽默,充满温情,道具的作用不可低估。

  与尹灵作品异曲同工的是,红山玉的《汉斯的饭碗》,也是巧妙地运用了道具:疯情期间既要上街乞讨,又要遵守距离两米的规定,流浪汉汉斯只能用两米长的木杆绑上碗上街乞讨,这样的碗,一下子让作品出现了立体的画面感。相信多年以后,当人们提到尹灵和红山玉的闪小说时,会一下子想到《我想带她出门去》《汉斯的饭碗》;当人们提到加拿大当时的疫情时,会很自然地想起了Mario的狗,汉斯的碗。让作品在时代留痕,这就是道具的力量所在。

  ──因为一篇作品,记住一位作家的名

  闪小说易写难精,有人写了很多只是数量的累积,而有的因为一篇优秀作品,就让人记住了这位作家。如:程思良的《枪口》,白小易的《客厅里的爆炸》,憨憨老叟的《如果先生的墓志铭》,剑言一白的《何药能医肠九回》等。尹灵的《我想带她出门去》,就是这样的一篇好闪小说。不是溢美,确实是。

  闪小说,全文600字以内的篇幅,要写出读者感兴趣的东西来,是需要一定功力的。这篇《我想带她出门去》,敏锐地抓住了海外疫情严重时期的生活中的一个细节,真实而又精准地反映了疫情期间人们生活中的一个缩影。政府的宵禁时间规定,人们夜间出行的需要,这样大的难题,通过一只小狗狗解决了。疫情时期开动脑筋战胜困难,体现的是一种积极的能量。小故事体现大主题,小事情反映大社会,小人物感动大环境,小作品体现大能量,这就是成功的闪小说的力量,也是闪小说成名作的必要条件。尹灵老师不愧是文字高手,出手不凡,一下子就抓住了闪小说创作的精要。相信不久的时间,就会成为这方面的大家。

  ──因为一次经历,记住一种哲理的悟

  网上看到,尹灵是加拿大七天文化旅游传媒集团公司创始人,七天传媒首席出版人,《七天》报社社长,海外华文传媒协会副主席等。因为对文化的热爱,尹灵女士从金融行业转战媒体。除了经营《七天》报纸,还要经营教育、文化、艺术、慈善等。作为一名成功的媒体人,她坚持这样的观点:媒体有责任引导文化交流。她致力于推广华文闪小说,体现了文化传统、全球格局和远见卓识,这一点,通过她的作品就能管窥一二。如她的《膜拜》,就给读者带来这样的启迪:有些看得见的东西,可以征服,比如一家人雨中登上山顶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景色;有些东西,只能膜拜,如一座高山,人们可以攀登,但高山的那种精神,是不可能征服的,那种向上的力量,让多少人高山仰止,虔诚膜拜。

  我曾经多次与闪友这样交流,闪小说很短,一定要写出东西来。这里说的东西,就是一篇闪小说所体现的价值。这篇《膜拜》,一家人雨中登山,看到了平时看不到也想象不到的风景,作品的主旨并不在此,而是通过儿子认为对山的征服,借助父亲的口告诉人们一个哲理,这样作品的深度就出来了。一篇闪小说,能让人看到点什么,想到点什么,悟到点什么,就是成功的作品。

  顺便说一下闪小说的题目。很多人写闪小说没有注意,有的题目,让人一眼就知道了要写什么,不一定会看下去,有些好作品就可惜了。所以我的经验,闪小说的题目,最好不要泄底,就是既要与主题一致,还不能让读者马上猜到要写的是什么,所以说闪小说的题目也考验作者的脑力。这篇《膜拜》用的是双关语,让读者自己去领悟。她的另一篇闪小说题目《原种》,也很有意思。

  ──因为一个反转,记住一篇小说的闪

  闪小说,重在结尾那一闪,大多的闪小说,前面80%的篇幅,基本都是在铺垫、伏笔和设置悬念,为最后的那一闪作准备,水到渠成时,那一闪的力量就出来了。所以作品要表达的主旨,一般是放在最后的。尹灵的《游戏》一文,大多的笔墨用在了七月夫妇与儿女两家人外出旅游,被孩子们强迫做游戏的无聊和无奈。闪小说的结尾,此前一直认为玩游戏是浪费时间不务正业的七月夫妇,却忍不住主动提出玩游戏,因为游戏让大家愉快相处,正是人们追求的那种和谐。这样的结尾,这样的反转,让人莞尔一笑,深以为然。

  由此想到很多闪小说大家,都在精心打磨闪小说的结尾,让人印象很深的是程思良的《枪口》:两个狙击手原是好友,内战结束后相遇,因为总是感觉背后有对方的枪口正对着自己,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生活,半年后一人搬去了很远的地方,另一人路过老友住的空屋时,还是感觉某个窗口似乎有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两个本是好友的狙击手,不知不觉将那种时刻想要干掉别人又时刻提防被别人干掉的意识带到了退役以后的生活中,就算远离了对方,也没有摆脱这样的苦恼。作品告诉人们,只要不从内心里擦掉那个可怕的枪口阴影,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就只能是个奢望。这种开放性的结尾让人回味。同样,尹灵的几篇闪小说,结尾也都很有味道。

  我看尹灵的作品不是很多,但这几篇闪小说却让我印象深刻。闪小说,重在写出东西,写出味道,写出情趣,写出深意。因为喜爱这种文体,我写闪小说数量较多,发表的也多,成为中国闪小说网站论坛的版主,担任过几次全国性的闪小说和微型小说征文的初评委,再加上闪友众多,经常交流闪小说,发现很多的闪小说,只有其“表”而无其“里”。比如:一篇闪小说,全文600字或者以内,没超过规定;写了一件事或者一个过程,有内容;有的语言也不错,甚至很有意思。但这样的作品,说是闪小说吧,确实是的;但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闪小说。因为闪小说要体现两个要义:小说与闪。小说是指这个文体是小说,不是记叙文;而闪,则要求作品要有独特的魅力,这样的作品才是闪小说。综观尹灵的闪小说,都做到了思想性、文学性、可读性的有机融合,这才是令人欣赏的。

  当然,水平所限,我对尹灵作品的见解肯定不够全面,对于闪小说的观点也有待交流。但积极参与闪小说的创作和评论,我想对于推广闪小说还是有意义的。相信通过交流,会碰撞出新的火花,“绚”出美丽的那一闪。

  (本文录于《星闪瀚宇──国际中文闪小说精选》)

  滕敦太,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理事,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理事、特邀评论家,中国闪小说论坛理论版版主;签约作家,签约评论家,文学顾问,海外文学专栏作家。华夏精短文学江苏分会副会长;连云港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连云港市作家协会微型小说分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赣榆区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多次在海外高校华文文学组织视频会议讲授文学创作和评论。作品两年内五次上中国作协《小说选刊》,入选百余种选本,入选全国高考26省联考试卷、部编中小学语文配套丛书及数百家中考试卷,部分作品被译至海外,国外华文报纸多次整版推出作品。获全国微型小说大赛一等奖,闪小说征文一等奖,评论征文一等奖等。
顶:17 踩:14
阅读感觉评分:
当前平均分:84.09 (111次打分)
【已经有78人表态】
16票
经典
10票
精品
10票
佳作
11票
12票
还好
9票
一般
10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