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本闪小说阅读网所发布闪小说作品及理论赏评作品皆为原创,如欲转载,请事先联系原作者。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

热度176票  浏览57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23年11月23日 09:00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

  ——加拿大《星闪瀚宇·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读札

  ■剑言一白(中国厦门)

  纵览新时代海外华文文学的方阵,美洲华文文学无疑是全球海外华文的一个重要板块。不仅有张翎、严歌苓等一批持续深耕的名将,还有伍绮诗等新生代的作家。2021年,加拿大《七天》传媒连续推出50多个中国闪小说专版,400多篇作品。近期,又将出版由红山玉、尹灵女士主编的《星闪瀚宇·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不仅填补了美洲华文闪小说的空白,而且为助推华文闪小说走向世界,添加厚重的一笔。

  一

  “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互联网改变了世界,勺水兴波的闪小说,是“微时代”应运而生的微文学的新样式。闪小说作为“微时代”小说的轻骑兵,具有长中短篇所不能起的作用。世界华文闪小说的倡导者程思良认为:“将字数限定在600字内的闪小说,因为适应当代生活节奏、当代情绪宣泄、当代传播方式和当代阅读需求,旋风式崛起,成为引领阅读新潮流的小说家族新样式。”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其实,我与加拿大的红山玉主编不曾谋面,但因文已经结缘几年了。“初识”于她发表在《台港文学选刊》世界华文微篇小说《玉华的婚姻》,联系于福建组织的“赤帜阳杯”世界华文闪小说大赛,感动于她为推介中国闪小说在加拿大发表所作的努力。《星闪瀚宇·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即将付梓,她约我写一篇评论文章。看到书名中冠之“国际”和“精选”,加之时间仓促、水平有限,让我诚惶诚恐。诚然,作为闪小说人谈谈闪小说,我自然义不容辞。何况,我是习惯于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老兵,必须从命。于是走马观花似的浏览,难免有挂一漏万之处。

  二

  第一遍读“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文稿时,读着读着,脑海里闪过一个问题:这不是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文集吗,怎么大多是我熟悉的师友?之后,往深一想,不仅释怀,而且心中不禁升起一种自豪感。

  当代闪小说的概念,源于西方,繁荣于中国,传播于世界。

  其实,闪小说的起源更早。中国战国时的《山海经》、南朝的《世说新语》、清代的《聊斋》中的短文和寓言故事,属于闪小说的鼻祖。

  毋庸置疑。汉语,是全球华文闪小说的母语。中国是世界华文闪小说的主阵地;中国闪小说作家,是全球华文闪小说的主力军。“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展现主力军的阵容是名正言顺,这没有毛病。

  家国情怀,是华夏儿女最真挚的情感归宿和最浓烈的精神底色。中国闪小说人,对这片土地的深情和眷念,表现在闪小说作品里,是心中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人一物、一事一情的故事。譬如,练建安的《三伯》《曾英雄》、蒋玉良的《英雄》、洪超的《易水别》、张弃资的《俺是退伍兵的家属》等作品,彰显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民族血性;程思良的《和尚桥》、谢金城的《故园情》、陈翠莲的《百姓泉》等作品,表现的是“国以家为基、家以国为本”的民族共同体意识;滕敦太的《孝子》、黄克庭的《晒》、张以进的《不一样的风景》、连河林的《父亲的棉衣》、张晓玲的《妈妈的爱》、李日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司文的《庄子舍茶》、王宏伟的《英姑》、刘光俊的《高寿》等作品,从不同角度反映了中华民族“变而不失其常”的血脉基因。

  三

  如果说,中国文学是源,海外华文文学是流;那么可以说,中国是世界闪小说繁荣发展的“根据地“,海外华文闪小说是各具特色的“前沿阵地“。

  细品“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中的海外华人华文闪小说,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怀乡念土的“乡愁“,是海外闪华人小说的永恒主题。二是由于中外文化交汇相融,把“异乡”生活的多样性,凝聚在方方正正的汉字而形成的闪小说,富有鲜明的异域特色。

  “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海外华文闪小说人,在“异乡”写“原乡”,从不同视角审视和思考多元一体、代代相承的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涵。譬如,刘欣(加拿大)的《长江、长江,我是黄河》、红山玉(加拿大)的《破戒》《生死兄弟》、颜向红(奥地利)的《我是谁》、王建刚(新加坡)的《老连的第一次》、曲伟丽(加拿大)的《老物件》、孙博(加拿大)的《战地记者》、常寿德(加拿大)《小放牛》等作品,反映的是“离万里不忘乡”的情感诉求和心灵皈依。再如,红山玉(加拿大)《十九支蓝色妖姬》《汉斯的饭碗》、黄雨欣(德国)的《情惑》、林剑(新加坡)的《七日谈》、葱岭的《膜拜》《游戏》等,反映的是“异乡”的多样生活和海外华人的生存状态。

  此外,海外华人的华文闪小说,由于受到“异国“生活观念和语言等影响,与中国闪小说相比,具有结构更加松驰、表现手法更加西化、语言更加跳跃、多样等风格。

  四

  “螺蛳壳里做道场“的闪小说,是思想性与艺术性的统一。

  评闪小说作品,绕不开闪小说的艺术和创作技法。

  以往,人们一谈起闪小说,往往津津乐道的是闪小说那欧•亨利式的“豹尾”一闪,最后的摊牌揭底,既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让人觉得茅塞顿开、情景在目;或者立意的以小见大,语言的惜墨如金;再就是惊叹闪小说的谋篇布局,在极短的篇幅里,完成一波三折、九曲回肠的高难度的“猪肚”式的情节设置,动人心弦。今天我对此,不再赘述了,只想谈谈“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里一些作品的开头。

  “文无定法”。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各具特色的作家个性,言简意赅的表现手法,必然呈现出摇曳多姿的闪小说开头。

  文无定法,但并非没有法。通读“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显现出10多年来,全球闪小说人创作实践中形成的闪小说开头的一些常用手法。譬如,程思良的《重生》,赵会凯《最后一个》的开头采用的是悬念设置式。此种方式的开头,是运用简洁的语言,巧妙利用读者急迫和期待的心理来设置悬念,增强读者继续阅读的吸引力;蒋玉良的《美人鱼》等,采用的扬抑易位式。这种艺术外显的两种样式是先扬后抑或先抑后扬;程思良的《鼻鉴》、林剑的《单方决定》的开头,采用的因果易位式。这种手法,作者有意运用写因缺果、或写果缺因的写作技巧,留下想象的空间,增强600字闪小说的无限容量;情景交融式,是闪小说常用的开头方法,为的是写景烘情、写景达情,颇有散文的味道。如王晓棠《玛依拉》、方雷的《顶楼》、憨憨《无字碑》、刘培刚《红玫瑰与巧克力》、陈翠莲《报贼恩》、廖东平的《救赎》、倪平方的《窗帘》、史建树的《外遇》等;王卫恒《朋自远方来》、梁忠升《憨老三》的开头,运用的是经典引用式。此种开头,是引用古诗词、名言警句、寓言等,不仅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而且增强了闪小说的美感;程思良的《枪口》、练建安的《堂叔》韩铁照《萤火虫》,运用的是开门见山式的开头;黄克庭的《证据充分可靠》,采用的是借古喻今式的开头;杨庆发的《小先生》,倪平方的《信任》,采用的是漫画勾勒式;憨憨的《与天堂对话》采用谈心交流式;滕敦太的《说好话》、王建刚(新加坡)的《三点》采用夹叙夹议式;刘士国《贾钱孙路》,采用以例证理式;滕敦太《票决妻子》运用的是科幻夸张式的开头,等等。

  总之,古人把文章好的开头称之为“凤头”。闪小说的开头,也是“头头是道”的。可见好的闪小说的开头,也是精微处见功夫,力脱窠臼,才能达到“奇句夺目,引人入胜”的效果。

  五

  毫无疑问。加拿大《七天》传媒连续推出的闪小说专版、《星闪瀚宇·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的出版,已经成为“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的一道文化桥梁。

  当然,万事开头难。“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第一卷),从征集到出版仅仅一个多月,由于时间短,又采用自愿征稿的形式,再加上信息的不对称,因此,精品集来不及收入中国名家莫言、冯骥才等的闪小说作品,也缺少海外华人闪小说名家司马攻(泰国)、朵拉(马来西亚)、希尼尔(新加坡)等人的作品,还缺少中国闪小说界的倡导者、“一线作家”马长山、余途等人的作品。虽然留下遗憾,也为今后指明了努力的方向。

  躬逢盛事,与有荣焉。

  笔墨当随时代。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全球华文闪小说人提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资源。华文闪小说创作,大有可为,大有作为!

  我们期待,全球华文闪小说人创作出更多“有温度、有厚度、有深度、有亮度”的闪小说作品。

  2022·1·8中国厦门

  (原载加拿大七天出版社出版《星闪瀚宇·国际华文闪小说精选》,《台港文学》2022年第2期转载)

  作者简介:剑言一白,原名吴跃建,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曾是从军28年的上校政委,中国当代军旅闪小说代表作家,中国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原福建闪小说委员会会长,迄今已发表军旅闪小说作品1000多篇,著有军旅闪小说集《军魂闪闪》等。

  2013年以来,闪小说作品先后在“庄子道酒业杯”中国闪小说年度总冠军大赛、“湘情杯”全国闪小说大赛、“赤系杯”世界华文闪小说大赛等大赛中,获六个全国一等奖

  2018年以来,先后筹划组织了五届面向全国、全球的闪小说征文大赛。其中,2018年举办“重宇杯”2018年全国法治闪小说大赛;2019年【赤系杯】“家国情怀”世界华文闪小说大赛;2020年“赤帜阳杯”世界华文闪小说大赛;2021年第二届“重宇杯”世界华文闪小说大赛;2022年“汉连杯”世界华文闪小说大赛。
顶:17 踩:16
阅读感觉评分:
当前平均分:83.3 (84次打分)
【已经有59人表态】
17票
经典
8票
精品
3票
佳作
10票
7票
还好
5票
一般
9票
很一般
阅读上一篇 阅读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